January

维勇和御幸

【喻叶】不离别

架空师生恋paro

高中生喻x教师叶的设定,喻文州有轻微厌恶异性的洁癖

ooc有,注意排雷,小心食用。

其实就是想看老叶被自己的后辈吃得死死的qqqqq




也不知道是从何开始的,喻文州对于同性之间拥有别样的情愫,青春期一惯有的作风青涩而又好奇,想去探索的每个部分;涌动蔓延逐渐侵蚀内心,直至一发不可收拾。


喜欢男生也不是新鲜事,但至于表不表态,那就是另一回事。


喻文州在健康的家庭环境下长大,人很聪明,知道怎么看人脸色说话,也知道好好学习回报父母期望,懂得变通,但是也有些过头。以至于在初中时期一直不停歇的学习,身边没有什么能算得上交心的朋友。倒是因为高中时期接触了网游,才好不容易交到志同道合的朋友;顺理成章的开始了像样的高中生活。


喜欢上叶修的时候,大概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


怪癖。喻文州从小除了母亲之外的女性都不爱接触,不愿意交流,甚至跟女老师的招呼也很少打。起初凑在一起的哥们都以为喻文州可能会有轻微的异性交流恐惧症,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学生中流传的小道消息,某同学不小心瞅到5班的某位女同学给喻文州递上自己的心意,然而喻文州的答案,仅仅是微微一笑然后一走了之。


但从这方面来说,如果是恐惧症,那就是对于女性拥有交流障碍,见到之后说话会脸红,语塞或者结巴。甚至是全身紧张肌肉紧绷,在这类心理障碍上都是常有的事。


不过这个状况在那段时期有了明显的改观。

准确来说,是他刚刚与叶修相见的那段日子。





“前辈,起床了。”闹钟这种东西起码对于叶修是没有效果的,所以喻文州更喜欢亲自喊醒叶修,对于自己恋人清晨的睡颜,喻文州还是乐意欣赏,甚是喜爱。也因为有一次盯得出神,害的两人差点没赶上早间最后一趟公交。


“再睡会...”耍无赖似的,叶修过了好一会儿才从鼻子里哼哼唧唧发出声,翻被子把自己整个身体全盖住。


“今天早上前辈要检查早读的。”


“前辈。”


对方看来是死了心要再睡会,喻文州再不言,估算好离早间最后一班列车的时间,陪着叶修再睡下去。


班里给叶修取得外号也是新奇,老叶、叶神、叶总、甚至是叶领导。但惟独喻文州喊自己前辈,并且只有两个人私下独处时才会这么称呼;而使叶修都会有些欲罢不能的,青春期少年出于变声期的阶段,带着特有的沙哑。并且喻文州都是那般小心翼翼,轻言细语说出前辈两个字眼;不得不让叶修有些出魂。


叶前辈这个称呼,或许也就是喻文州察觉到自己对于叶修别样感情的开端。

可以说得上注定的缘分,不算是一见钟情,却有那么一丝近在咫尺的错觉。


“前辈,再睡的话,可是要迟到的。”

“那就迟到...反正也没人会管。”老师特有的权利,但是喻文州当然清楚他这位可爱的叶老师不想起床的缘由,无非就是昨夜太过猛烈的缠绵;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喻文州也是耍了一点小把戏。请求叶修帮助自己做题,结果人家还没仔细看书话还未完直接就推倒浑身亲个遍,想都不用想直接被干的彻底。


“没有前辈的话,不行。”


“这不是有你吗?喻同学。”


“我毕竟不是叶老师。”他趁机在叶修衣衫不整的情况对他苍白光滑的背部轻吻,嘴角微扬带着笑意“还是说,叶老师想再来一次?”


叶修当然明白这不是玩笑话,对于他这位可爱学生的“真挚”,他不是没试过,完完全全明白早间纵欲比晚上来的更加刺激高潮更加欲罢不能的滋味。他翻开热烘烘的被子,往喻文州身上靠了靠,嘴上却依旧不饶人。

“喻同学是觉得一己私利而破坏班级班风,这样好吗。”


喻文州轻笑,俯身用手摩挲他的脸颊在嘴角落下一吻。

“那么请前辈起床吧。”




早间的列车果然还是没有错过,两个男人也算是井条有序清理完毕再出门。

一旦是不属于彼此的私人时段,叶修就会把两人的关系界限划分的十分利落干净。老师和学生,单纯的不能再单纯的关系,如此一来彼此又会像正常的轨道上继续行驶,这是喻文州欣赏叶修的地方,不会因为感情而破坏原则还有正常生活,活得像自己,对于叶修果断爽快的作风没有任何不满。


但实际上,叶修从来没有为谁而活过。

喻文州是这么想的。

喻文州也没有为谁改变过自己的整场生活,

叶修是这么想的。


彼此其实很清楚,关系早就越过了所谓道德的界线,这是无可逃避的观点,可是叶修却拥有一份纯粹,使得两个人可以没有太多心理压力的交往。秘密交往是必须的,况且还是同性之间,无可厚非必须成为不能说的事实。叶修为此也尤为上心,并且很少对喻文州提一些关于“师生恋”的敏感话题。


两位都是聪明人,少说多做,叶修私下无非就是爱耍嘴皮子看看自己的小学生会不会被刺激。但喻文州表现出来的,是与同龄人不同甚至高人一等的心理素质和泰然自若。简而言之,就是不吃叶修这套,行动总是比嘴上功夫来得快,喻文州曾这么说过。


叶修自然明白这点,但因为习惯所以早已成性。喻文州不反感,反倒乐意听叶修多讲些话给自己听,也曾调侃道

“前辈用上课的口吻讲我会更高兴的。”


叶修笑笑“那就给文州上堂课。”


“好,是生理健康呢,还是前辈,专属的性爱知识讲座?”


之后无疑就是解开裤腰带玩弄对方的下体,成年人的身体相比青少年来说还是棱角分明的,身体的骨骼线也是相当突兀被描绘的格外性感,这一点叶修很好也很完美的呈现;遗憾的是常年坐在办公室总会有那么一点点小肚腩,那也是喻文州在把玩是喜欢触摸的部位,软软地捏一把带着轻微起伏;使人忍不住想一口咬住,正是叶修身体的可爱之处。



“前辈,课备完了?”

“嗯...差不多吧。”

“这么说来也要到夏天了。”

“是啊,时间倒是过得挺快。”

“这没什么,只是意味着我离娶前辈又近了一步。”无非是玩笑话,拥挤的车厢里两人的呼吸近在咫尺,但此时叶修背过头,看不清是什么表情。


“臭小子。”


他是喻文州,今年就读于H市中学的高二学生。

他是叶修,今年正在H市教书的数学老师。

他们正居住于同一屋檐下。

正在交往中。


TBC

评论(9)
热度(75)

© Janua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