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维勇和御幸

【维勇】世界上最神的助攻就是自己(一发完)

青杳j:


※据说所有不以开车为目的的ABO都是在耍流氓


※大家好我来耍流氓了


※虽然是傻白甜,但是有一个奇葩的开头,文风不停变换的过程,还有一个文艺小清新(……)的结尾


※维勇真是太甜了,啊对,里面有孩子出没注意啊






1.设定这种东西,存在即是真理


问:当你有一天起床时发现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坐在你的床头,你是什么反应。


A.尖叫


B.打电话报警


C.昏过去


以上是正常人的反应,当然如果你轻小说看的够多,动漫里的套路走的够熟。你的选择一定会变成第四种。


盖上被子再睡一觉。


反正一定是做梦吧。胜生勇利把自己尽可能的往被子里缩。决定忽略窗外刺眼的阳光。


三秒之后他的被子被抽走,对方用勇利熟悉到陌生的声音回答:“应该不是梦哦……胜生君?”


[胜生勇利]现在也十分郁闷,不过相比于此时勇利的惊慌失措,他表现的已经够好的了。


明明昨晚还和[维克多]躺在自家的的床上,今天早上起来就发现自己回到了[维克多]曾经住过的公寓里,床上还躺着另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这是穿越了吧。


简直就是童话故事一般的剧情。[勇利]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思考最近是不是被爱奈缠着讲了太多的童话故事。


“那……那个……你是?”勇利紧紧的贴着墙,怀里抱着自己的被子。看上去吓得快要哭出来。


另一个世界里的我也这么怂吗?[勇利]有点无语的想着。


不,还是把“也”去掉吧。


[勇利]指着自己和对方两张毫无差别的脸说:“看也知道吧?我是胜生勇利。……站在你的观点来说,应该是另一个平行世界的你哦。”他又凑到对方的脖子处仔细的闻了闻“……难道这个世界的我是beta吗,完全闻不到你的信息素。”


不不不不不你等一下,我怎么感觉日语这么难以理解呢。勇利望着另一个自己自言自语。明明每个字我都听的懂怎么拼在一起我就完全不明白了呢。


“请问……beta,还有信息素之类的……是什么意思呢?”


“……诶?”[勇利]着实愣了一下。“你们没有性别分化的吗?”


“……?”


对脸懵逼。


等一下,勇利的大脑终于开始正常运转起来。……性别分化,信息素,beta……这种莫名的熟悉感。


“……你是在说ABO吗?”勇利皱着一张脸问。


“你了解三性别?”[勇利]有点欣喜,看来是明白一点,解释起来不会太复杂。


你不要告诉我这么见鬼的设定是真的。


……


事情大概是这么一回事。美奈子曾在一次醉酒后抱着手机哭的昏天黑地,按照真利的话说就是仿佛自家萌的cp结婚了……是分别结婚。


当时场面简直惨烈,美奈子抱着勇利的胳膊一把鼻涕一把泪。真利到是无所谓,宽子妈妈进门时还以为自家儿子跟人好上又把人甩了。


所以这么苦兮兮的场景不过是看了一篇小说。


“这个世界对omega真是太不公平了。”美奈子一边哭天抢地一边把蛋黄酱挤成她口中那个alpha的名字浇在炸猪排上拿着筷子死命的捣。


但炸猪排饭它是无辜的啊。


其实这种事有什么好在记忆里留下痕迹的?


当然有。如果那个挤在猪排饭上的名字不叫维克多的话。或者说,那篇小说不是一篇同人文的话。


你说太太们是不是一种很神奇的生物,明明两人之间什么事都没有,一个同框的截图就能在她们笔下变成一个一后面不知道能跟几个零字数的曲折故事。


那个迂回婉转的哟。勇利禁不住好奇的下了美奈子口中的小说蒙在被窝里看了一晚上。


第二天他红着眼睛望着朝阳感叹世界上只分男女这一点来说上帝真是对他们太好了。但同时对于小说主角叫克里斯这一点进行了强烈谴责。


“既然你了解那就太好了,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给你解释。”[勇利]叠着被子絮絮叨叨“不过这个世界竟然只有两个性别,听上去真单调啊。”


等我再过三年也会变成这种妈妈一样的感觉吗。


勇利看着另一个自己一手把衣服递给自己一手将床铺快速整理好,硬生生的把一句谢谢给憋了回去。


“那你不就是不能生育了吗?”[勇利]突然想到什么,他整个人都顿住了。


平行世界真是一种奇妙的构想,特别是当它成为现实时,你不得不去思考一下另一个世界的你的三观和你一样的几率到底有多大。


就算是我,胜生勇利本人来说,可能更倾向于让我那个还不知道在哪的伴侣繁衍下一代。


其实勇利看上去虽然十分迟钝但关键时候还是会抓重点的。


“……你是个omega吗?”好的勇利你发现华点了!


“……如果其他平行世界也有三种性别的话,我不觉得自己会是omega以外的性别,当然beta也有可能。”


所以说到底,平行世界的自己终究还是另一个自己。这种怂的不行一点没自信的样子真……还就是我。


勇利快把自己憋死了。


我该说什么。


网上有《和陌生人相处话题一百个》,平行世界的自己到底算不算陌生人这一点真是个问题。自己和自己聊天如果还很有话题大概只可能是精神分裂。


寻找话题需要依靠善于观察的眼睛。


他们在互相沉默一分钟后[勇利]突然开口:“你天天都这么晚起床吗?”


好吧,我们无奈的寻找到了一个正常年轻人都不太想继续的话题。


“……你每天需要起很早吗?”难道我在另一个世界哪怕都过了三年还是这么劳模吗?要是这样维克多要省多少心。


“啊……因为早起床做早饭,还要买菜,再把爱奈叫起来送去玲子那里……”


“……爱奈是谁?”


“……我女儿。”


你看,话题这就找到了。


虽然勇利对于自己三年后可能有个女儿并不会感到很惊讶,但是对于一个和自己有着最亲近的小生命任谁都会有好奇心。


“她多大了?”


“快三岁了。”


“可爱吗?”


“当然了,她很像他爸爸。”


很多事你拼了命去忽略它它还是会冷不腾的冒出来显示它的存在感。


勇利现在都不知道该如何摆放自己的五官。


“……你生的。”


“……恩。”


勇利望天,继续聊下去一定会触及到什么会毁坏我二十多年努力构建的三观的事情,虽然很想知道能让我心甘情愿被那什么的男人是谁,但是难以开口还是算了吧。


勇利一点都不想承认刚刚一瞬间脑子里划过的那张白毛微笑的脸叫什么名字,不问出来也许还能给自己留个念想。


你看,这就叫逃避,是一种十分可耻的行为。


现实最大的爱好就是把那些脑袋埋在沙子里的鸵鸟揪出来然后使劲打脸。


所以在大概五分钟之后,勇利就被迫知道了那个有着松木气味的强大alpha到底是谁。


2.世间情侣千千万,个个都在秀恩爱


两个慌张的身影闯进他们房间,在看清房间内的情况后变得更加慌张。


哔了狗了。


勇利看着眼前两个一模一样的维克多时内心如上。


雅克夫曾经说过,像维克多这种自我为中心的人是典型的小孩子心理,遇到点事就会想方设法的到处嘤嘤嘤的求安慰。


陪尤里奥训练的奥塔别克面无表情,内心对他曾经崇拜着的五冠王者的认知又默默的刷新了新高度。


而现在,那个所谓的五冠王者,还是成对的,慌的像两只找不到家求抱抱的大型犬,泫然欲泣的坐在他们对面。


那么问题来了,你该如何区分你一个玩得好的和……一个你玩得好的。


这是个伪命题啊。试图区分同一个人有哪里不同是不是有病啊。


勇利观察无果后无奈放弃,他求助于另一个自己。


[勇利]思考几秒后露出一个若有所思的笑容。他伸出食指在自己的下唇轻轻点了三下。


这什么意思?暗号吗?


他还没有问出口就知道了答案。


两个维克多中的其中一个眼睛突然一亮,开开心心的扑了过去。


勇利不知道一个人的一生能有多少次机会亲眼看到自己和自己暗恋的人热吻的样子,他从早上起床后第十次的掐了自己的大腿。


为什么它真的不是梦呢。


他疼得龇牙咧嘴的时候不忘偷偷的望坐在他对面和他一样蒙逼的维克多。


既然平行世界这么奇葩的情况都出现了那能不能给我加个buff让我能听到维克多心里在想什么。


给点表示啊不然我要多尴尬。


旁边依旧吻的难舍难分,[勇利]现在有点后悔用这种方式让维克多认出自己。


人一旦结婚后啊,热恋的激情就会慢慢褪去,这时候夫妻之间就需要适当的一些小情趣来调剂生活。


“没有情趣的婚姻一定会走向灭亡!”


以上来自某个不愿透露姓名的雅科夫先生。


[勇利]在和[维克多]结婚后,虽然[维克多]依旧粘他粘的很紧,但是[勇利]有时候还是会创造一些可爱的小惊喜。


比如用食指点三下嘴唇。


它传达给[维克多]的讯息清楚明了:我现在需要一个吻,所以快来亲我。


你看,黏糊糊的情侣就算结婚后秀起恩爱来造成的伤害也是十分可观的。


而且不分敌我。


勇利现在除了低着头死死盯着自己的手背之外完全不敢往别处瞟。拜托你们看看情况好吗!他在心里呐喊。


你们两个倒是结婚了无所谓,我和维克多可是清清白白的连手……好像牵过,吻……好想也亲过……到底算不算亲过?


勇利矛盾了。


总之我还连表白都不敢表呢,你们一下让我看到这么冲击的画面我以后怎么面对维克多!


仿佛听到勇利内心的嘶吼,旁边终于难舍难分的放手。


两个勇利因为相似的原因而涨红了脸,不同在于一个把脸埋在自家alpha怀里,另一个只能用手捂住自己。


啊,勇利真的,太可爱了。


两个维克多心里同时冒出来这个想法。


……


好了好了,认亲认好了总要干点正事吧。


勇利们(……)和维克多们面对面的坐着,总得先把事情搞清楚才能决定之后的事。


“所以,你们是怎么过来的?”勇利发问。


“睡一觉醒来以后就变成这样了啊。”[维克多]率先发难“醒来之后发现原本躺在自己怀里软乎乎的妻子变成一个浑身肌肉还和自己长的一样的人换谁都会慌死啊?”


“请不要把自己形容的像个受害者一样好吗?”维克多反击“一醒来发现床上突然多出来一个男的还把自己搂在怀里被吓坏的该是我吧?”


噗。


勇利想象了一下当时的场景,一个没忍住的笑出了声。


很多时候,吸引仇恨就只需要一个笑声这么简单。


两个维克多瞬间和解并迅速形成了战略联盟。


维克多从椅子上站起来伸过来一只手挑起勇利的下巴。“勇利,幸灾乐祸不是好孩子应该做的事哦。”


他的脸慢慢凑近,勇利紧张的闭住了自己的眼睛。


过了一会他听到耳边响起的轻笑“勇利难道是在期待什么吗?一脸紧张的样子。”


勇利睁开眼睛,发现维克多早已坐回了他的椅子上正有趣的看着他。勇利察觉到心里一丝失望后觉得越发的羞耻,脸红到几乎冒烟的状态。


又被欺负了……


所以说,[勇利]颇为无语的看着旁边有着微妙气氛的两人。到底是什么神秘力量阻挡你们导致你们现在都还没发展到不可描述的阶段的啊。


明明都已经这样了,这个世界的我是不是情商为零啊。


无意识的秀恩爱最为致命。


[维克多]则完全不这么想。他摸着下巴看着这个世界的自己,他观察到维克多眼里闪着的恶趣味的光芒。


什么叫欲情故纵,什么叫暧昧不清。


的确是我会干的事。


他望着自家呆萌的媳妇儿,有点惋惜。


要不是因为omega可怕的发情期让他完全没把持住,他说什么也要撩到勇利忍不住主动表白的时候。


白毛秃子不管在哪个世界不要脸的程度都相当的可观。


话题扯太远了。


“有人知道回去的方法吗?”[勇利]同情额的看着另一个快冒烟的自己贴心的转移话题。


“没有。”


“……”


话题转移不成功。


气氛真是太尴尬了。


老师有没有告诉过你们当考试时遇到不会的题时就跳过,千万不要死磕。


于是勇利他们一路跳到了底,啥都没讨论出来。


“总之,我要请一段时间的假了。毕竟让我和勇利们呆在一起太危险了我不放心。那么就拜托你了雅克夫。”


“???”


以上,是雅克夫接起电话听到的第一句话。


难道是在日本呆太久了?


维克多的俄语是不是退化了?


3.认错人不尴尬,认不出人才尴尬


你周围有没有过认错双胞胎的事例?


对着哥哥喊弟弟的名字双方一定会很尴尬吧。


可是如果连名字都一样可能发现的过程都要花点时间。


[维克多]一直到勇利在他面前絮絮叨叨五分多钟关于今天滑冰训练内容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应该不是想要和自己搭话。


“那个……勇利?我不是你的维克多哦?”


“……?”


那么问题又来了。


认错人的人和被人错自己却没发现的人两个相比,到底哪个更尴尬。


维克多走过来的时候发现连空气都尴尬的冻住了。


呜哇,勇利看上去都变成黑白的了耶。


如何区分维克多和[维克多],是现在勇利面临的最大难题。


十分钟后他埋在[勇利]的怀里求安慰,[维克多]脸皮厚(?)所以没关系,他可是完全没脸见人的感觉了。


“要不一个叫维克多一个叫秃子大叔?”[勇利]安慰的建议道。


[勇利]自从结婚之后,越来越不在意自家老公的自尊心问题。


勇利不出两天就从另一个自己一言一行中感受到了平行世界自家的地位排名。


依次来说是:[勇利],爱奈,马卡钦,爱奈最爱的玩具小猪菜菜。


“顺便一提”[勇利]十分积极的举例子“根据爱奈最新一次的最爱排名来说,[维克多]排在第35位哟。”


我是不是在结婚之后就觉醒了什么奇怪属性?


“不,虽然我很同情[维克多],但是这不是改个名字我就能认出来的问题。”勇利一本正经的回答。


“那样就有点困扰了,总不能叫[维克多]去整个容吧。”


你真是个omega吗,能不能放过你老公。[维克多]趴在门外面偷听的泪流满面。


最终的决定是让[维克多]的胸前别一个胸针。


“抱歉……因为我们都没有佩戴胸针的习惯,这个是从邻居那里借的。”


顺带一提邻居是个刚上高中的萝莉。


[维克多]望着自己胸前的hallo kitty,觉得自己身为alpha的尊严收到了侮辱。


其实你一定觉得没有必要一定要带胸针,佩戴其他的也可以。


但这是据勇利说是自己苦想了半天才想到的好方法,没人忍心拒绝。


至于勇利是真的脑子不好使想了半天才专门去借一个hallo Kitty还是出于其他的什么想法,我们不得而知。


有些属性可能并不是婚后才觉醒的。


算了,起码现在能认出来也算是件好事吧。


4.关于爱情这种东西


勇利其实并没有想过会和维克多发展成什么关系,他对性别或者感情的界定都十分模糊不清。


能够单身二十三年的一大部分原因并不只是因为找不到喜欢的人。


勇利一直分不清到底好感度堆积到什么程度才算爱情。


“就是想和对方上床的感觉。”克里斯说。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右手暧昧的划过勇利的臀线。


这人对爱情的认知只来自于性吗。勇利默默翻了个白眼。


是啊,爱情不止有性,还要有……什么来着?


“你这说的也太肤浅了。”[勇利]一边拿起一条围巾一边随口抱怨。“说实话我也一直不清楚,直到我结婚以后。”


“爱情就是觉得这样的生活重复一辈子大概不会感到厌烦吧,而且时常觉得很幸福。”


他们两个现在在商场,[勇利]虽然一直对[维克多]各种嫌弃,但是依然拉着勇利来到商场打算给他买一条新的围巾。


“我只是看不惯那个粉色的hallo Kitty罢了。”


维克多在自己那本《关于勇利的一切》的小本子上又新加了一条:勇利具有傲娇属性。


他撩着刘海想,这大概就是反差萌吧。


“你想过和维克多生活一辈子吗?”


“我……我不知道,我不敢往那去想。”


“这就说明你想。”


勇利沉默了,他无言以对。他只能拼命的往嘴里不断的塞刨冰。


三秒后他抱住了脑袋。疼死了。


“可是”他迟疑着说“这个世界并不像ABO一样,男性和男性不是像alpha和omega一样水到渠成。”


“我简直不相信这话是我说的。”[勇利]坐在他对面翻了个白眼“这不是理由,只要你想,维克多就会爱你。”


好一个只要我想,就会有。我是新世界的卡密吗。


勇利本来是很坦率的人,却意外的喜欢在意想不到的地方钻牛角尖。


维克多说这话的时候他和[维克多]已经打了快三个小时的游戏,这意味着三个小时的平局。


“你觉得勇利大概什么时候能开个窍?”他问。


我要是知道的话我现在也不会在这里了。[维克多]没说话,他专注于游戏。能赢一次就意味着超越自己啊。


维克多不说,但心里还是有点急的。虽然一点一点撩勇利也很好玩,但是老得不到答复总害怕哪天一没看住就被别人给撩走了。


他自从看了披集那里和勇利几百张的合照之后就老担心这事。


那个泰国的黑小伙哪里比得上我了?


“起码我们之间不是友情。”勇利又挖了一口刨冰说。


“这个我倒是分的很清楚,但是那种喜欢有没有到能托付一生的地步我也不敢说。”


这就是那个什么吧,婚前焦虑症之类的?这还没结婚呢。


[勇利]回想自己结婚前那段时间的状态,大概明白了一些,所以他不打算继续纠结这个问题。


“我给[维克多]打个电话吧,我刚刚给他看了两件风衣,想问问他喜欢哪个颜色。”[勇利]打开电话。


就算名字开头是V或者是N,在勇利的电话薄里它依然排在第一个,这大概就能说明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重要性了吧。


还在打游戏的两个大小孩听到了手机铃声,维克多随手接过来回答。


“喂?”


“啊,维克多,可以让我家那位接一下吗?我有点事想问他。”


……


所以爱情到底是什么呢。


勇利咬着刨冰的勺子愣愣的看着他对面的[勇利]一脸温柔的讲着电话。


明明是一样的声音,一样的样子,明明什么都是一样的,却依然可以在对方只说了一声“喂?”之后就判断出是不是自己的那个人。


对啊,明明什么都是一样的。[勇利]却好像从来没有认错过。


勇利终于忍不住的问“为什么你能分清维克多他们呢?”


刚刚挂断电话的[勇利]似乎被这个问题问住了。他歪了歪脑袋说:“大概……就是有那种感觉吧。如果是[维克多]的话,对我来说就只是[维克多]一个人,他是我老公我当然不会认错他。”


“我们回去吧。”[勇利]说“他们好像打了快一个下午的游戏了,我们要是再不回去,[维克多]一定会因为电脑辐射而变成一个真正的秃子。”


这个诅咒真的太狠了。勇利提着手里的一堆购物袋默默往外走。


“啊,我突然想起来,爱情大概最重要的东西,对你现在来说,大概是信任吧。”


他如此独一无二,所以请相信他吧。


5.熊孩子那么多,爱奈只有一个


[勇利]他们已经来了快半个月了,[勇利]从一开始的镇定自若到后来越来越急躁,偶尔还会看着外面玩耍的小孩发呆。


完蛋了,这样下去我会崩溃的。勇利看着另一个自己毫无办法,他深知一个见不到孩子面,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的母亲内心的焦灼,连带着整个家里都是一片肃杀的气息。


“这样下去不行啊,怎么办才好。……要不勇利你给生一个?”


维克多说这话的时候就做好了被打的准备。


……现实总是爱好给人疯狂的打脸,但一般等它打够之后也会随手给你塞把糖。


这大概就是人生如此艰难我们还是心甘情愿活下去的原因?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见鬼了呢。


并没有预想中的戳发旋,勇利涨红着一张脸说“我跟你说正经的呢!我真的很担心另一个我……再说我哪里能生啊……”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维克多觉得全身血液直充脑门。


他们最近的关系突飞猛进,不知道和另一对自己天天在面前秀恩爱有没有关系。明明之前一直主动的只有自己,可是最近勇利他不仅老是没事找自己,而且还主动给我系领带!!


系领带诶!那种新婚妻子给丈夫系领带的样子!


所以说人还是要有所比较才能发现幸福的真理啊。[维克多]用同情的眼神看着另一个自己。


系个领带而已,要不是你昨天非要去厨房帮忙结果把手割了个口子谁给你系领带吧。


话说你也不出门系什么领带啊。


果然思维方式的不同可以影响幸福指数。这句话直白点就是说:智障儿童欢乐多。


“没关系的勇利!如果你喜欢我们可以领养一个!”维克多依然沉浸在自我的满足中。


“别人在难过的时候能不能不要在这边一边秀恩爱一边戳伤口啊。”


等到勇利想提醒维克多的时候已经迟了。[勇利]一脸黑气的走过来,手上还拿着刚刚切菜没放下的菜刀。


听说平时不生气的人生起气来才是真的恐怖。


维克多深有体会,他被勇利陪着笑的扔进了卧室。


一同被扔进来的还有一脸迷茫的[维克多]


什么?我是谁?我在哪?我做什么了?[维克多]迷茫的好像温泉包子被他偷吃之后的马卡钦。他花了一段时间整理事情的前因后果。


这就是那个什么,维克多拍拍另一个自己的肩膀,连坐责任嘛。反正都是同一个人,估计[勇利]看你在他面前晃荡感觉不爽吧。


时间悖论什么的我不懂,但是平行世界那么多,杀掉一个自己应该没什么关系吧?[维克多]抽了抽嘴角。


这样下去怎么办啊,他望着窗外的大雨。


希望能快点天晴。


……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第二天的上午,勇利揉着眼睛坐起来的时候发现床上多了个什么东西。


一个肉团子静静的伏在[勇利]的怀里。


生活是一盒巧克力糖,你不会知道今天吃到的是什么味道。


可是现在勇利知道的,应该是很甜很甜的那种味道,小孩子一般的。


他呆呆的坐在床上不敢动弹,一直到[勇利]也醒来,他望着躺在他们中间的那个小团子,眼泪刷的就流了下来。


才三岁的爱奈一醒来就发现她躺在趴趴的怀里,已经半个月都没见到父母的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孩子的哭声总是很微妙,平时一听到就会觉得烦躁的声音,在有的时候你却会觉得大抵再没有比它更心动的声音了。


世界上最博人眼泪的大概就是亲人相见的时候了,勇利每次在手机上看到那种走失多年团聚的新闻都会不争气的抹眼泪。此时他转过头,觉得眼眶很热。


孩子们总是能让快乐占据上风的,爱奈将委屈都哭出来之后脸上还挂着泪珠,吧唧一声狠狠地亲了[勇利]一口。


“妈妈下次不能偷偷出来玩不带我!”


当你有一个不同国籍的父母时,双语技能就变成了天赋设定,虽然爱奈用的俄语的发音,日文的语序,一句话说的歪七扭八的,勇利还是觉得很羡慕。他回想起自己学习俄语时的悲惨经历,脸上不禁挂起宽面条泪。


爱奈终于发现了房间的另一个人,整个人都傻住了。别说平行世界了连世界是啥她都还没搞清楚。她一点也整不明白为啥她会有两个妈妈。


“寄!!!生!!!兽!!!!啊啊啊啊啊!!”


???爱奈才三岁你们天天给她看的都是啥???这么大的小孩子难道不应该抱着电视看皮卡丘吗??


“抱歉……是维克多非要看的,爱奈居然记了下来,不过没关系我自己揍过他了。”


……以后孩子一定不能让维克多带。勇利暗自记下,丝毫没有感觉到他考虑他和维克多孩子的事有什么违和感。


[勇利]很是费了点功夫才和爱奈解释清楚这个妈妈也是真的妈妈,大概是从镜子里跑出来的。


至于什么这个妈妈还没有和爸爸在一起,这个妈妈应该是个哥哥(……)之类的爱奈则完全没听,她只是觉得喜欢的妈妈变成了两个是一件很高兴的事就够了。


够复杂了,其实我也没听明白。勇利完全不想承认自己不管在哪个世界表达能力都是一个迷,要不是周围的人都足够有耐心,尤其是维克多,每次都愿意听他解释,自己估计早该被世界抛弃了。


爱奈从[勇利]怀中挣脱出来,爬到了勇利怀里张着她蓝汪汪的眼睛对他说:“妈妈,我也爱你♡”


……


被小天使射中心脏的感觉是怎样的呢?不同于之前中国赛之后维克多亲吻他的瞬间如同被闪电击中的疯狂感,此时的勇利在看向她水蓝色的眼睛时,以心脏为中心向四肢百骸传递到的每一个细胞全都温柔的化成一滩水。


这个孩子,她有着柔顺的黑发和天蓝色的眼睛,她有着和维克多一模一样的脸却更加的秀气粉嫩,脸上带着胜生勇利独有的腼腆感觉。


她有多么美好。


这是[勇利]和[维克多]的孩子。


这是他们的孩子。


生命该是多么美妙的东西。


勇利捂着自己的心脏,另一只手无措的抱着这个小生命。他突然觉得未来不再是之前那么迷茫,之前的不安,害怕,通通都找不到了缘由。


未来真是足够让人期待。


只要和维克多在一起的话,总会有奇迹发生的。


We born to make history.


勇利在这一刻无比的想见到维克多,告诉他刚刚胸腔里爆发出无与伦比的色彩。他慌慌忙忙的跳下床对[勇利]说:“我去叫维克多他们过来!”


他拉开门跑向客房,咚咚咚的敲门,以至于门突然被打开的时候他咚的一声撞到了[维克多]胸前。


“抱歉……啊,爱奈来了哟!”他打了声招呼,然后绕过去扑进了还坐在床上一脸吃惊的维克多的怀里。


“维克多!”勇利一把抱住他。


维克多掐了掐自己的脸,好确定自己没有在做梦,另一个[维克多]早已经冲进了主卧,维克多感觉似乎又听到了孩子的哭声。


明明现在最想哭的是我吧。他反手紧紧抱住了勇利。


“勇利,你认出来我了。”维克多温柔的说。


诶?勇利迷茫的抬起头愣愣的没有反应过来。


……


你看,所以爱情到底是什么呢?


明明是一样的声音,明明是一样的样子,明明什么都是一样的。维克多没有系特别的领带,[维克多]也没有带hello Kitty的胸针。却在开门的那一秒就确定自己想见的那个人是谁。


所以人生才如此有趣啊。维克多想起他的母亲说这句话时候温柔的脸。那个女子她从来不会催自己去谈恋爱成家立业,她对维克多说:“你有一天会遇到能把你从人海里一眼认出来的人,那个人的心里有一根连着你的线,如果遇见了,不要轻易放手。”


他那么好,我干嘛放手。


维克多低头亲吻勇利的发顶。


“我爱你,勇利。”他说。


什么暧昧不清,什么欲擒故纵,通通都见鬼去吧。


勇利觉得自己现在矫情的像看言情剧哭的一塌糊涂的美奈子老师,他止不住的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张着嘴巴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我也是,维克多。”他憋了半天憋出六个字来。


管他呢,这样就够了。


6.我们将在以后的人生度过无数个这样的早晨


当天晚上发生了令人喜闻乐见的剧情,爱奈一手扯着[勇利]一手扯着[维克多]各种不依不饶。


“我要和爸爸妈妈一起睡!!!”


宝贝你太棒了。维克多的内心疯狂的鼓掌。


终于能和媳妇儿一起睡了。[维克多]也不禁留下喜悦的泪水。


剩下两个勇利面面相觑,然后同时尴尬的转过脸。


咳。


先这么着吧。


“我好像知道我们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了。”[勇利]抱着刚刚哄睡着的爱奈对勇利说。


“什么?”勇利还没从刚刚[勇利]讲的睡前故事里脱离出来。


“我觉得是不是就是为了让你们在一起我们才会出现在这里助你一臂之力呢?”


这种傻白甜的话的确像是我会说出来的,勇利没敢接话。默默的脸红就好了。


“你记不记得美奈子老师曾经有一次说过,一对人如果足够相爱,世界会让他们在所有平行世界都会有happy ending?”


好像是说过这句话,不过原话好像是她所爱的cp,在所有的同人作品里都会是HE。


“一定是你们俩发展的太慢了,才会让我过来推你一把。”


虽说的确是这么个事实,要不是这半个月我和维克多还不知道能耗到什么时候。


“所以……?”勇利歪了歪脑袋卖了个萌。


“所以,”[勇利]忍无可忍的指了指门“你还想在我这里赖多久?我也要睡觉了,你麻溜的回卧室去,维克多还在等你呢。”


就是因为他在等我我才一直赖在这里不回去啊。勇利缩了缩脑袋。我能不能在这里打个地铺?


不能。


从刚刚就一直眼巴巴的望着他俩的[维克多]果断用眼神拒绝了。


“你还是快回去吧,挺晚的了。”[维克多]“善意”提醒。


勇利无可奈何一步三回头的走向卧室。


去吧。[维克多]望着主卧室那扇半关着的门,握了握拳头。


兄弟,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


在小说上有一个很方便的描写方式叫一笔带过。还有一个很方便的词汇叫一夜过去。


很好的避免了不适合细节描写的夜晚场景。


恩。


这种写法一般被广大读者称之为:耍流氓。


人不流氓枉少年。


一夜过去。


……


[勇利]他们消失了,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勇利看着他们一家三口昨晚睡过的房间,干干净净,像是从来没有人住过。


虽然昨晚十分累,可是生物钟还是让勇利早早的起了床。窗外透进刺眼的阳光。


天晴了。


勇利眯着眼睛抬手挡住了脸。他决定回房睡个回笼觉。


维克多依然睡着,裸露在外的手臂直直的伸着。勇利小心翼翼的钻进被子,枕在维克多的手臂上。


啊啊,这到底是不是一场梦呢?他翻了个身,面对窗户,右手突然碰到了一个冰凉的东西。


他睁开眼睛一看,是一个玻璃珠子。


昨天下午庆祝爱奈的来临他们一起去了游乐园。在一个纪念品商店里她选了这个珠子。


“送给妈妈♡”她这么说,没有递给[勇利],而是转身递给了他。


“像我的眼睛吗?”她这么说,又有点不好意思的把头埋进了[勇利]的怀里。


那是一个水蓝色的珠子,因为天气的原因,它并没有显示出它的特别之处。但是勇利依然受宠若惊的收下了。


而现在,勇利拿起那个珠子,在早晨耀眼的阳光下熠熠生辉。珠子显示出它透亮的色彩,勇利惊讶的发现,在珠子的中央,有一个星星的印记。


爱奈,你的眼睛里有星星哦。


原来真的不是梦啊。


被珠子反射的光芒刺到,身后的人不安分起来。维克多搂着勇利的腰摸索着贴了过来,他安抚似的细细吻上勇利的后颈。


“早安,勇利。再睡一会吧。”


勇利将珠子小心的放到床头柜上,然后在被子里转了个身。


他躺在维克多的手臂上凝视这个距离自己只有几厘米的男人。


他轻轻的在对方的鼻梁上吻了一下。然后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


“早安,维克多。”


                           end.



※我第一次写了一万多字!!(癫狂,快夸我,快夸我)


※明明是考试周却偷偷打字,才被建筑考试完虐生无可恋,需要甜文自我拯救


※维勇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婚嗨呀好气啊


※有错别字出没请告诉我,关爱每一个手残


※啥也不说了还是笔个芯吧♡








评论(1)
热度(1907)

© January | Powered by LOFTER